羸在起跑线的人,可能在襁褓时已经乘过飞机,去过欧洲。我三十将至才到达这「鬼」地方。

 

女人同我讲有个传闻,去得欧洲耐,看惯鬼子返到本土会不习惯,因为香港人的鼻太扁了,眼睛习惯了高鼻子。

我返港不期然第一时间横扫一下香港机场的港人们头上的鼻樑,看自己有没有同感。

然后我没有答案,带着女人到机场那间「太兴」餐厅,叫了两个烧鹅脾饭。

看来我係真心热爱香港。

 

今次英伦之旅,我带着好朋友Nikon D810与在肥花二手区购入的上一代镜皇Nikon AF-S NIKKOR 24-70mm f/2.8G ED去拍摄,当然还有我最最最爱的Nikon AF-S NIKKOR 50mm f/1.8G随行。其实为甚幺不购入VR版本的24-70? 两个原因:较轻,较便宜,较普及(滤镜)。咦,是三个。

 

对于摄影,本人绝不是装备控,反而喜欢摄影的哲学,因为哲学会改变脑袋—那个真正主宰着摄影的东东。所以装备就主要是一步到位,和体能上驾驭得到就可以。(当然新镜不是不好,鬼唔想买支sigma 85/1.4 art拍我女人咩? 买左,咪要换个防潮箱啰......)

 

出卖自己系列之《这就是我的所有》

 

有人会担心,街拍会被人责骂吗?

说实在,我一次都没有这样的经历。不过我惯性拍摄后,如果被摄者发现我,我会友善打一下招呼,点一下头和微笑。笑的时候尽量展露上排牙齿,真诚一点,上下排全露的话,恐怕会被人误会是变态。

 

Tired I

地铁有很多广告牌,香港不会见到,所以有新鲜感,觉得外国好正。
其实狮子王,phantom of opera, MAMMA MIA的广告牌,十岁对到三十岁,都是这些剧目。真係咁新鲜? — at London Underground.

Tired II

父母 I — at Big Ben Tower, London.

父母 II — at The Official London Eye.

老人 I — at Hyde Park.

老人 II — at Big Ben Tower, London.

老人 III

159岁的Big Ben。

这才是London eye 吧。 — at Big Ben Tower, London.

街道 I — at Brick Lane.

街道 II — at Brick Lane.

街道 III — at Brick Lane.

街道 IV — at Brick Lane.

 

接下来的相片,请以非常理心态去欣赏。

摄影哲学有一项所谓「主观真确性」的说法,大既是从相片客观真确以外的部分,透过作者当下主观的情感,与观者产生共鸣。

即是「见山不是山,望海不是海。」的境界!

 

讲到底,都係旅摄时拍摄的搞gag相片。

 

RIP

Cage

Tough soldier

Small kid Big thing

Beautiful man

The Scotland flag

I am still alive

 

 

 

众多相片,其实最喜欢的是「The Scotland flag」,那张是在爱丁堡城堡影的。

知道苏格兰国旗的样子吗? 不知道的去找找答案。

看一下就发现,最美丽的东西,是可遇不可求的

 

 

欢迎到我的instagram欣赏更多照片+文字: instagram.com/anphotography0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