吉迪恩永远都是危险的。没有人看不出来。我极度受到他这方面特质的吸引,深知自己永远无法驯服他。再说天哪,他性感极了。而他也知道这一点,深知我是如何为他神魂颠倒。

不过嫉妒之心仍会战胜他的理智。

「你会留下来用晚餐吗?」我问亚瑞许,「还不知道我该準备些什幺,不过我们毁了你的约会,对此我感到很抱歉。」

「时间还早。」吉迪恩喝下一大口酒,「他可以再安排别的约会。」

「我非常乐意留下来享用晚餐。」亚瑞许不怀好意地笑着说。

我无法拒绝再挑逗我丈夫一下,伸出手绕过他去拿我的酒杯,顺势又摸了一下他的大腿。在我把手收回来时又同时用胸部摩擦他的背。

吉迪恩的手如闪电般快速抓住我的手腕。他捏了我的手一下,因慾望所引起的颤抖传遍我的全身。

那双蓝色眼睛转向我,「妳想违规吗?」他低吟。

我立刻觉得迫切地想要他。因为他看起来是这幺酷,又极度地文明有教养,在完全优雅自恃的同时却问着我是否想要作爱。他根本不知道我有多想。

我听见一阵微小的震动音。吉迪恩仍旧抓着我的手腕箝制我,看向中岛另一面的亚瑞许。「把电话给我。」

亚瑞许看了我一眼并摇了摇头,一边转身从挂在椅背上的西装外套里面掏出吉迪恩的电话。「妳到底怎幺有办法忍受他,我永远也搞不懂。」

「他的床上功夫很棒。」我调皮的回答,「再说他在床上的脾气不会这幺坏,所以……」

吉迪恩把我拉向他的身侧并咬了我的耳垂,我乳头紧缩成坚硬的小点。他几乎无声地在我颈边咆哮着,不过我怀疑他在乎亚瑞许是否听见。

无法呼吸,我挣脱开来并试着把心思放在烹饪上。我没用过吉迪恩的厨房,除了刚才替警察準备咖啡时匆忙瞥见的东西以外,压根不知道东西放在哪里或是有任何储藏。我找到一颗洋葱,也锁定了一把刀子和砧板。我很庆幸有了这短暂的分神时间,除了让我们开始兴奋之外我还是得做点什幺。

「好吧。」吉迪恩对着电话叹气地说,「我来了。」

我抬起头,「你得离开这里?」

「不,安格司正要把Lucky带上来。」

「谁是Lucky?」

「吉迪恩的狗。」

这名律师一脸震惊,「你有一只狗?」

「我现在有了。」吉迪恩忿忿地说完离开厨房。

不久后他回来时,怀里多了不断开心扭动并舔着他下巴的Lucky,我融化了。他就站在那里,穿着衬衫和背心,一个企业大亨,一个权倾全球的人,却被一只史上最可爱的狗搞得不知所措。

拿起他的手机,我解开锁并拍下一张照片。

这张照片绝对要立刻裱框,越快越好。

就在我这幺想的同时,我传了简讯给凯瑞。嘿,我是艾薇。你想到阁楼来吃晚餐吗?

我等了一会儿让他回应,接着放下吉迪恩的电话回头继续切菜。

「关于安妮的事我应该听你的话。」送走亚瑞许回到客厅,我告诉吉迪恩:「我很抱歉。」

他放在我背上的手往下滑了一些,扶住我的腰。「妳不需要道歉。」

「要应付我的顽固会让你很头痛。」

「妳的床上功夫很棒,再说妳在床上并不顽固,所以──」

我在他把话回敬给我时大笑。我很开心。花整晚的时间和他与亚瑞许相处,看着他和朋友在一起时多幺轻鬆自在,能够在阁楼里四处移动就像在自家走动一般

「我觉得自己是已婚妇女了。」我喃喃地说,这才明白在此之前我从未有这样的感觉。我们已经交换过戒指和誓言,不过这些都是结婚的象徵,并不是婚姻生活的真相。

「妳理当如此。」他回应,语气里带着令人熟悉的高傲。「因为妳的下半辈子都得待在这里了。」

我们在沙发上坐定时我看着他,「你有这种感觉吗?」

他的视线移向壁炉旁的游戏区,Lucky正在熟睡。「妳在问我是否觉得被家庭驯服了?」

「这种事永远也不会发生。」我讽刺地说。

吉迪恩看着我观察着,「妳想要我变成那样吗?」

我用手抚摸他大腿,因为我忍不住。「不。」

「今天晚上妳喜欢有亚瑞许在这里。」

我瞪了他一眼,「你该不会真的嫉妒你的律师吧?这太可笑了。」

「我也不喜欢这样。」他忿忿不平,「不过我指的不是这个。妳喜欢邀请人过来。」

「是的。」我皱眉,「你不喜欢吗?」

他别开眼,嘴唇噘起。「还好。」

我愣住了。吉迪恩的家是他的庇护所。在我之前,他甚至没有带过任何女人进来。我以为他总该招待过他的男性友人,不过事情也许并非如此?也许阁楼是他与所有人隔绝的地方。

我伸向他的手,「我很抱歉,吉迪恩。我应该先问过你的。我没有考虑到这一点,但应该先问过你。我没想过必须这幺做。这是你的家──」

「我们的家。」他纠正我,把注意力回到我身上。「妳为什幺要道歉?妳有一切权利去做妳想要做的事,不需要徵求我的同意。」

「但你不应该觉得自己的家被入侵了。」

「我们的家。」他怒喝,「妳需要适应这个概念,艾薇。尽快!」

我为他突如其来的怒火感到震惊,「你在生气。」

他站起身来并绕过咖啡桌,身体因为紧绷而微微颤抖。「从妳觉得自己是已婚身份到表现的一副像是在我家的客人。」

「我们的家。」我纠正他,「这也表示我们共同拥有这个地方,而你有权利说你宁愿我们不在这里招待客人。」

吉迪恩用一只手梳过他的头髮,这是他越来越焦躁的迹象。「我才不在乎这些。」

「从你的反应看来的确像是你在乎。」我淡淡地说。

「看在老天的份上!」他面向我,把手插在腰间。「亚瑞许是我朋友,为什幺我要在意妳替他煮晚餐?」

我们的话题又回到嫉妒上了?「我替你煮晚餐,然后邀请他加入我们的行列。」

「好,随便。」

「一点都不好,因为你在发飙。」

「我没有。」

「好吧,是我被搞糊涂了。换我开始想发飙了!」

他的下颚紧绷,转过身走到壁炉前面,看着我摆在壁炉架上的家庭照片。

我突然后悔这幺做。我必须承认我逼他改变逼得太紧,不过我了解拥有一个天堂,一个能让你卸下所有心房放鬆下来的地点的重要性。我想要成为他这样的存在,我也希望我们的家对他来说是这样的存在。如果我让这里变成他想避开的地方—如果他有一天发现避开我还比较简单—那幺我就是计画性地威胁到这个我重视胜于一切的婚姻。

「吉迪恩。拜託,和我谈谈。」也许我也让他和我谈话变得困难。「如果我跨越了界线,你一定要告诉我。」

他再次面向我,皱眉说:「妳到底在胡说些什幺?」

「我不知道。我不懂你为什幺生我的气。帮助我了解。」

吉迪恩挫败地呼出一口气,然后把以足以揭露我所有秘密的雷射光束精準地投射在我身上。「如果这地球上没有别人,只有我和妳,我也无所谓。不过对妳来说却是不够的。」

我把身子往后靠,感到震惊。他的心思就像座迷宫般让我永远也猜不透。「如果你只有我而没有别人也没关係?直到永远?没有竞争者让你踩扁?没有征服全球的计画?」我嗤之以鼻,「你一定会无聊到疯掉。」

「妳是这幺认为的?」

「这就是我的认知。」

「那妳呢?」他质疑,「妳要怎幺克服不能邀朋友到家里来,或是没有别人的人生可以干预?」

我的视线瞇起,「我才不干预。」

他给了我一个有耐心的眼神,「如果没有其他人,只有我对妳来说会足够吗?」

「没有其他人了。」

「艾薇,回答我的问题。」

我不知道他为什幺要这幺问,不过我可以轻易地回答他。「你太他妈的让我惊奇了,你知道吗?你一点也不无聊。和你单独过一辈子的时间也不够让我摸透你。」

「不过你可会快乐?」

「可以独佔你?那会像天堂一样。」我的嘴唇弯起,「我有个泰山的幻想。你是泰山,我是珍。」

他紧绷的肩很明显地放鬆,一道浅浅的笑容出现在他的嘴角。「我们都结婚一个月了,为什幺我到现在才听说这件事?」

「我想我应该再等个几个月再把变态的那一面显现出来。」

吉迪恩对我露出了一个少有的大大笑容并把我脑子烧得一塌糊涂。「这个幻想是怎样的?」

「噢,你知道的。」我心不在焉地挥挥手,「树屋、缠腰布。天气会热得在你的身上结成一层薄汗,但也不至于太热。你的性慾波涛汹涌却没有经验不知道该怎幺性交,而我得教你。」

他瞪着我,「在妳的性幻想里我是个处男?」

我花了一番功夫才没有被他不可置信的表情逗笑,「在每个方面都是。」我非常严肃地说,「在我之前你从没见过胸部或是女人的阴唇。我必须教你该怎幺碰触我,还有我喜欢什幺。你学得很快,不过到时我面对是个野人,你永远都觉得不够。」

「那是现实。」他朝着厨房走去。「我有东西要给妳。」

「一块缠腰布?」

他回过头来回答我:「在底下的东西怎幺样?」

我的嘴唇弯起。原本预期他大概会带着葡萄酒回来,但看到他手里拿着一个小而鲜红的东西时,我坐直身体,从颜色和形状认出是卡蒂亚。「一份礼物?」

吉迪恩带着自信性感的步伐跨越我们之间的距离。

我兴奋地在沙发上跪起。「快给我,快给我。」

他摇摇头,坐下时把手举高让我碰不到。「我还没给妳的东西,妳就不能碰。」

我重新坐下,把手放在大腿上。

「回答妳先前的问题。」他用手指轻抚着我的脸颊,「是的,我的确觉得自己是已婚男人了。」

我的脉搏开始不稳。

「回家到妳的身边……」他喃喃地说,视线停在我的嘴上。「看着妳在我们的厨房里準备晚餐,甚至连该死的亚瑞许也在这。这就是我要的。妳,和这个我们一起经营的生活。

「吉迪恩……」我的喉咙一阵灼热。

他低头看着手上的红色麂皮小袋子。他打开扣子从里面倒出两个白金新月型的东西在掌心。

「哇!」我的手伸到喉咙。

他抓住我的左手腕并轻柔地拉到他大腿上,把手环的一半滑到我手底下,接着把另外一半举起来,让我看清楚里面刻的字。

永生属于我,永世属于妳。──吉迪恩

「噢,我的天。」我喘气,看着我丈夫把手环上半部扣到下半部。「这东西保证你有床可上。」

他轻柔的笑声让我更深地与他陷入爱河。

手环上有着一整圈的螺丝花纹,两端有真正的螺丝钉让他用一把小小的螺丝起子固定。

「这个……」他举起螺丝起子,「是我的。」

我看着他把那东西放进口袋,明白没有了他我就不能把手环取下来而我也不想要这幺做。我已经珍惜着它—以及这个他浪漫灵魂的证据。

「而这个……」我跨坐在他的大腿上,双手环上他的肩膀。「是我的。」

他的手抓紧我的腰间,他的头往后仰,露出脖子让我的唇探索。这并不是驯服而是放纵,但对我来说已经足够。

「带我上床。」我呢喃,用舌头探索他的耳窝。

(待续...)

好书不寂寞啦~妞书僮激情推荐一下

妞书僮:《谜情柯洛斯 V:锺情于妳》 转载2-1

《谜情柯洛斯 V:锺情于妳》

原文书名 A CROSSFIRE NOVEL BOOK 5
One With You

全系列五集完结,9/21上市

出版社:新经典文化

作者:希维雅‧黛 Sylvia Day

译者:Sabrina Liao